首页 意甲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足坛最前线    02-14 01:25

随着新资本的涌入与球星的加盟,意甲正在逐渐恢复竞争力。但是困扰意大利足坛多年的极端球迷问题,也在近年来愈演愈烈。本赛季的意大利足坛已经出现了多起因为极端球迷导致的恶性事件,不少球员都饱受极端球迷的骚扰,甚至有人因为极端球迷冲突而失去生命。极端球迷问题如同一个日益膨胀的恶性肿瘤,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越来越疯狂的极端球迷】

2月12日,意甲联盟公布了联赛第22轮的纪律报告,佛罗伦萨俱乐部因为本队球迷的地域歧视行为而遭到1.2万欧元的罚款。本赛季尚未过完2/3,意甲赛场上就出现了多次严重的种族歧视与地域歧视事件,尤文图斯、国际米兰、亚特兰大等俱乐部都因此而吃到罚单,遭到空场与罚款等处罚。

球场之外的极端球迷们更加不安分,本赛季国际米兰主场迎战那不勒斯的比赛之前,双方的极端球迷就在圣西罗外上演了全武行。最终四名那不勒斯球迷被刺伤,一名来自于瓦莱塞、在斗殴中支持国际米兰方的极端球迷领袖更是在混乱中被汽车碾压,最终伤重不治。这起暴力事件加上同一天发生的种族歧视事件,险些让意甲联赛停摆。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身亡的“德德”也是一位极端球迷)

极端球迷的疯狂行为,也不仅限于足球范畴。意大利《Rai 3》节目的记者鲁夫试图调查一个尤文极端球迷组织的犯罪行为,结果住宅险些遭遇纵火,所幸鲁夫的宠物狗及时警觉,赶走了罪犯。另一名尤文极端球迷则在斑马军团迎战桑普多利亚的当天尝试趁乱抢劫一家超市,但最终因为逃跑时滑倒被抓获。2019年初,意大利名帅里皮的儿子大卫也在家门口遭到了极端球迷袭击。

疯狂的极端球迷对“自己人”也很少心慈手软。意大利杯罗马客场1-7不敌佛罗伦萨,随后,愤怒的罗马极端球迷就对主队进行了疯狂的攻击。他们蹲守在训练基地外,向球队大巴投掷杂物,还在边后卫科拉罗夫住宅的外墙上喷画侮辱性的涂鸦。拉齐奥的极端球迷也曾经发布充满性别歧视意味的宣言,要求包括球迷妻女在内的女性远离所谓的“神圣区域”。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拉齐奥极端球迷很多都有法西斯色彩)

【把暴力变成生意】

很多人都会认为,极端球迷是一群头脑发热、目无法纪的激进分子。但实际上,意大利的极端球迷们早已经形成了组织严密,“纪律”严明的暴力集团。极端球迷之间的斗殴也存在“江湖规矩”,包括人数尽量相等、不得使用枪支、不得向警方“告密”等。同时,他们也有一套在俱乐部身上敲骨吸髓,借以从中渔利的“生意经”。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国米与那不勒斯极端球迷冲突中使用的铁锤)

极端球迷组织经常会以在球场中闹事、招来处罚来威胁俱乐部,借此从俱乐部获得低价球票乃至免费球票,然后转身当起“黄牛”,高价将手中的球票卖出。平均一场比赛极端球迷就能获利十万欧元左右,若赶上欧冠等赛事还会更高,一个叫做“德鲁吉”的尤文极端球迷组织一个赛季内就能从斑马军团获得200万欧元以上的收入。

一位尤文极端球迷曾经在采访中证实自己收获不菲——“通过这个生意,我买了两套房子而且还拥有了一个面包店。票来自尤文图斯俱乐部”。如此丰厚的利润,自然使得极端球迷之间也少不了明争暗斗。为了争夺倒卖球票获得的利益分配,米兰极端球迷组织“红黑旅”就曾经不惜败坏“行规”,枪击其他组织的成员。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圣西罗南看台的米兰极端球迷们也会时常内部斗争)

【特殊历史中诞生的怪胎】

1932年,拉齐奥球迷建立了第一个极端球迷组织。意大利极端球迷的发展史,和意大利近代的特殊历史有着紧密的联系。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是一个足球爱好者,也经常用足球来为自己的统治粉饰门面。这无形中就为极端球迷的产生与发展提供了土壤,至今不少极端球迷组织也有法西斯余孽混杂其中。上赛季拉齐奥极端球迷就曾经因为攻击、污蔑犹太人而引起舆论大哗,甚至遭遇了欧盟委员会的警告。

如今意大利足坛与政坛的纠葛也颇深,不久前,前米兰CEO加利亚尼就在意大利参议院中组建了“议会米兰球迷会”,在他们的第一次集会前,米兰主席斯卡洛尼也受到了请柬,请柬上写着“来自议会的支持会一直在球队身边”。不少意大利足坛政要也从不讳言自己的球迷身份,米兰市长萨拉就多次公开支持国际米兰。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前米兰CEO加利亚尼与拉齐奥主席洛蒂托都是意大利议员)

这意味着意大利极端球迷不仅是各个球队之间对抗的主力军,同样也是各种政治派别斗法的一大工具。极端球迷组织“罗马男孩”就曾经倡议为贫困家庭提供享有利率折扣的低息购房贷款,甚至是无息贷款;他们的球迷杂志中除了表达对主队的忠诚以外,也包括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以色列军事行动等观点。极端球迷表达政治观点在意大利也是常态,拉齐奥极端球迷就曾打出声援塞族准军事组织领导人拉日纳托维奇的横幅。

意大利的历史遗留问题,也促成了极端球迷的发展。那不勒斯所在的西西里王国与北方的撒丁王国历史上长期敌对,至今意大利南北也存在着严重的地域对立。北方米兰市、都灵市的民众经常认为南方人懒惰、南方城市脏乱。意甲南方球会那不勒斯也因此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当涉及到那不勒斯时,北方几大俱乐部的极端球迷甚至会放下彼此之间的冲突而“一致对外”。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那不勒斯本赛季遭遇多起歧视事件)

【深入骨髓的顽疾】

众多意大利足坛的有识之士都表示,极端球迷已经日益成为影响意大利联赛公平性与观赏性、阻碍投资人进入的毒瘤。但是想铲除极端球迷,却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不少极端球迷组织都与意大利黑手党关系密切,他们的收入不少都成了黑手党的活动资金,反过来黑手党也会将极端球迷们置于自己犯罪网络的庇护下,甚至一些极端球迷领袖本身就是黑手党的小头目。

而俱乐部与极端球迷之间同样存在着复杂的关系,2016年,一名叫做布奇的前极端球迷组织成员自杀身亡。布奇除了生前拥有会计学学位、在极端球迷组织中掌握财务以外,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作为尤文图斯的工作人员,负责俱乐部与极端球迷之间的沟通。布奇的死亡有着很多疑点,一些人认为他是因为在交易中截留了部分款项为己用,而遭遇了“制裁”;还有人将此与布奇不久前接受警方问询联系在一起,认为布奇实际上是被灭口。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前尤文极端球迷组织成员布奇)

根据意大利警方公布的证据,尤文图斯安全负责人德安杰洛与极端球迷领袖存在联系和交易,让后者帮助寻找“黄牛”、“维持”球场秩序等。这些行动都是在尤文主席阿涅利与前高管马洛塔的指示下进行,两位大佬甚至直接下场与极端球迷们见面。斑马军团与极端球迷私相授受的行为无疑侵害了意大利俱乐部的共同利益,尤文主席阿涅利也因此受到一年禁足的处罚,后通过上诉改为罚金。阿涅利家族的另一位实权人物拉波-埃尔坎也曾与极端球迷交易,希望他们在球场中为自己造势,帮助自己竞选尤文主席。

一些意大利政客对于极端球迷问题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为了将他们变成自己的票仓与传声筒,不惜与足坛主流声音唱反调,淡化极端球迷对意大利足坛的影响,甚至将种族歧视与人身攻击画上等号以偷换概念。国际米兰极端球迷种族歧视那不勒斯后卫库利巴利时,当值裁判没有停止比赛,这遭到了欧足联的批评。不少政客也借题发挥,认为这是欧洲对意大利“主权”的冒犯与践踏。

极端球迷的问题日益膨胀,制约着意大利足球的复苏

(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与极端球迷组织关系暧昧)

“可能是我期待的太多了。”1月7日在意大利内政部召开的球场安全问题特别会议之后,意大利足球名宿、意甲球员工会主席托马西无奈的慨叹。极端球迷正日益成为制约影响意大利足坛复苏的毒瘤,而且随着欧洲与意大利的社会环境变化,在近年来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是极端球迷内部形成的严密堡垒难以攻破,意大利政坛与足坛的各方也各自肚肠互相掣肘,根除极端球迷的风清之日,离亚平宁还有很远。

其实极端球迷就是意大利治安的一个缩影!

尤文图斯 国际米兰 那不勒斯

网站地图